cmsp. asla_守高第一,張節成句麗才思萊州亮駐妻歸

    第九章 官運亨通 第一節想妻妾肮髒成才歸萊州,撤大軍張亮駐守高句麗。    這張成才一看高句麗事情已經到了掃尾剿匪的cmsp. asla水平,也不願意在那裏多呆,為啥啊?一是這氣象越來越冷;二是自己在這處所造孽太多,怕留下有人忌恨自己;三是打完了仗趕緊交權,省的惹李二算計自己,再者就是新羅女王象極了自己前世的妻子,自己把個怨氣撒在了她的頭上,怕遭了報應,所以一看事情差不多了這小子是馬上卸磨,哭著鬧著打著滾的要回萊州,非說自己想老婆。

    這李二一看也扭不過他,人家這是交出兵權表明心跡,自己在這非攔著也不是cmsp. asla個事啊,再看那張成才想老婆想的都哭開了,想回去就趕緊回去吧,這老丈人也沒多留他,讓他回去等封賞。

    這小子一聽能回家了那是一蹦三尺多高,從遼東到平壤都沒停下,光馬就累逝世了三匹,到了處所坐上船才算罷休,在個船上轉過來轉過去的沒個消停,看的那些船夫一個勁的稱讚這公爺和公主果然是夫妻情深,心裏罵了他一萬遍沒有出息。

    船一靠岸,張成才飛馳回府,李敬和菲兒哪裏知道他要回來,都在個府裏想他呢,兩姐妹在那逗著樂的工夫就見衝到屋裏來一個人,沒等倆人反響一個肩膀一個就讓人家抗到了屋裏,嚇的是哇哇大叫,這張成才就納了悶了,咋這幾個月不見都還不認識自己老公了捏?對著鏡子一看才知道自己著實的變了樣子。

    隻見自己那臉上是胡子拉碴惡心非常,再看自己的發型也是髒的要逝世紛亂不堪,別說這倆老婆不認識他,就算是自己家看大門的估量想看出是他來也夠嗆。

    這倆夫人一叫嚷那下人可就慌了神,心裏說這是誰這麽勇敢,科學家的老婆也敢調戲,登時拿著棍子啥的就衝進了內院,張成才還在那對著鏡子感慨人生無常容顏易老,被李敬是一腳放倒在地,家奴一看這夫人都動了手自己還等什麽,這麽好的表示機遇那是千萬不能放過,上去乒乓二五一頓好打,知道這張成才喊出了聲來才知道今天這事不大對勁,咋公爺出去一趟改成了個叫花子模樣了?

    要說李敬不認識張成才那是誰也不信,打十來歲就跟著這個流氓,這貨別說成了叫花子,就是化成了灰也逃不過李敬的法眼,可今天怎麽忽然跟他老公動了手呢?張成才今天是進了門就扛,扔屋裏就去照鏡子,這李敬是連臉都沒看見,就見了個後背還是反著看的,那能認出他來啊,看他在那看著鏡子不動,自然是一腳踹翻了再說。

    李敬一聽動靜才知道揍錯了人,趕緊把下人都趕了出去,看著張成才的樣子就掉起了眼淚,認為這貨在外麵確定是沒少吃苦,你看給累的都沒有個人樣了,邊哭邊讓人去預備洗澡水,說是今天自己和菲兒要親自給他沐浴搓背,把個張成才美的是直接找不到北,心說話有這待遇,再滅上三個高句麗也不閑累。

    這李敬菲兒見水已經燒好,讓張成才把衣服脫了扔到外麵,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,帶著一副決然的麵貌挽了挽手脖子就進了屋內。

    這下人們在外麵整理著東西忙的顛顛亂轉,忽然聽見這洗澡房裏大公爺嗷嗷喊著饒命叫苦連天,有心進去看看吧,裏麵還有兩個夫人,在外麵問了問直接就聽見公主喊了嗓子不用你管,下人一看不是個路,幹脆整理整理東西離了內院,至於你張公爺被老婆折騰成啥樣我們才懶的多管。

    都說這小別勝新婚,這張成才出去了這麽久,為啥李敬和菲兒要拿這小子開涮,其實也不是故意整他,而是這小子太懶,非說那高句麗冷的要逝世,幾個月楞是沒有洗澡,也沒把那衣服換換,就見身上的灰都結了鉻渣,衣服裏的跳蚤那是泛濫成災,這倆夫人一看髒成了這樣,那給他搓起澡來還不得多用點力量,一會的工夫就把個張成才搓的從黑變白從白變紅,直疼的這小子哭天抹淚連連求饒。

    那李敬搓著背還一個勁的吃醋,非讓他把自己和氣德女王有啥奸情如實交代,這張成才啥也沒幹如何肯招,李敬一看他不誠實,自然是使出家傳九陰白骨爪對著張成才一陣的猛抓,隻抓的個張成才叫苦連天連連喊冤。

    下人在外麵聽著臉一個勁的抽抽,不知道這公爺咋得罪了公主竟被揍的如此叫嚷,那動靜嚇的家裏的狗都趴在窩裏不敢動彈,可過了一會這公爺卻是沒了動靜,改成了夫人輪著叫嚷,隻聽那聲音是悠揚哀嚎,如歌如泣,就知道公爺他老人家已經是取得了成功度過了難關,不由得長長舒了口吻放下心來,忽然自己給自己了一個耳光,人家兩口子鬧騰關自己啥事,官不大管的事不少,那一缸的水倒現在還沒挑滿。

    要說這張公爺真不是蓋的,半個多時辰才見那洗澡堂子的門被打開,張公爺一身新衣一臉白皙,那叫個峻拔挺直風姿翩翩,看的眾人忍不住一愣,這後果反差也太大了點吧,再看倆夫人走路都有點費勁,互相扶著回了臥房就把門關,暗暗信服自己家公爺就是跟別人不一樣,不管倆夫人怎麽鬧騰人家都能幹翻。

    張成才喝了幾口茶水就開端在家裏散步著找事情幹,李敬和菲兒休息了一會也出來陪著他到處亂轉,這張成才一看她倆出了門就開端喊餓,說是來的太急都沒顧上吃午飯,在家裏就是和軍營不同,隻要你喊餓立馬就有吃的給你送到嘴前。

    這張成才正吃的愉快,那邊萊州的官員卻來拜會,客套了幾句還給留下了邸報,說是公爺這幾天都在路上估量是沒撈著看,這張成才拿起來簡略的看了看,無非是高句麗怎麽治理怎麽劃分道府州縣,還有一條比擬顯眼,就是李二也在那呆的無聊開端回轉,臨走交給了張亮五萬人馬,讓他在個高句麗把家看好,第一任行政長官就交給了這個祖宗,張成才心說不好,這貨以後可是要謀反作亂,這麽大的處所你李二敢讓他管?

    可這事情自己又沒法進諫,為啥啊?自己就是個空頭的公爺沒有這個權,想想太子之爭已經成了過去,以後朝堂也是消停了不少,這張成才蹲在地上思慮再三,決議要爭奪提高弄個官幹。